首頁 > 正文

如何讓主流輿論受到更多人關注

2019-11-27 14:07 | 來源: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
【字號: 打印  
Video PlayerClose

只有對路的融合思路才能推動傳統媒體與新興媒體的高度契合。資料圖片

  “在融媒體時代,萬物互融,媒體和媒體之間的界限消失了,媒體和外面的界限也在消融。我們看到傳輸渠道不再依賴印刷廠和郵局,而是微博、公眾號、抖音等,單位和單位之間的界限在某種程度上也在消融,這是這個時代的迷人之處,有能力的團隊,有想法的團隊,在今天不再是所謂的‘彎道超車’,而是‘原地起飛’。”《人民日報海外版》記者、俠客島創始人之一劉少華這樣說道。

  其實,從微博到微信,從短視頻到Vlog……隨著互聯網技術的深入發展,媒體格局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而5G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等新技術的興起和廣泛運用,再次讓媒體格局面臨顛覆性變革。那么,在融媒體時代,如何堅持守正創新、推動媒體融合向縱深發展,讓主流輿論受到更多人關注?日前,在由人民日報社聯合中共深圳市委、深圳市人民政府共同舉辦的2019媒體融合發展論壇的內容分論壇上,與會嘉賓就融媒體時代如何抓住機遇、破解難點各抒己見。

  脫穎而出的主動權可別忽視

  當今時代,信息爆炸帶來信息過載,受眾閱讀某一個媒體的時間、精力急劇收縮,這使得受眾對閱讀內容的容量和質量都有了更高的要求,共青團中央宣傳部傳播處處長吳德祖就表示,“當今時代的信息傳播,快和準變得十分重要,否則每個人都有‘麥克風’,憑什么他要聽你的?”

  “在創新的形式、手段、方式方法上,我們要不斷突破,不斷了解現在的用戶需求是什么。”人民日報媒體技術股份有限公司視覺統籌李艷說道。

  對此,阿里巴巴創新事業群UC國內運營負責人王一波表示贊同,他強調,對用戶足夠強的洞察才能理解用戶在新的時代、新的技術形勢下的需求到底是什么。

  “關鍵是呈現方式,能夠讓受眾接受,這是最難做到的。媒體花樣迭出地呈現內容到底是為什么?就是為了傳播的效果。”在人民日報媒體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、麻辣財經融媒體工作室牽頭人李麗輝看來,有影響力的品牌一定是有自己個性的,而不是千篇一律、一個腔調。

  那么,如何讓自己的品牌從產業結構中脫穎而出,具有強大的黏性?字節跳動媒體合作副總經理王恒認為,萬變不離其宗,內容一直是王。“技術也好,渠道也好,變化的只是內容從創作者到讀者或者說受眾這個通道,只要牢牢掌握了優質內容的創作能力,牢牢掌握了新聞媒體優質內容的產出資源,無論渠道怎么變化,最終一定是掌握主動權的。”王恒表示,“技術的迭代會改變一些傳播方式,但牢牢掌握在媒體自己手中的還是內容,無論全息投影把主持人投到哪兒,但是,受眾想聽的還是這個人給我講的東西,這是技術做不到的。”

  其實,優質的內容可以真正吸引用戶,把用戶、平臺和流量重新整合,但如何讓思想和品質也擁有流量?以了解受眾為導向,以堅持內容為王為基石,又該如何兼容生產呢?梨視頻運營總監孫翔提出,讓普通用戶更喜歡、更能接受,就是放棄原先宏大敘事的模式,專注于挖掘呈現,呈現非常細節、細小的東西。

  “不管是什么媒體類型,我覺得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互動,我們看到,這些年出現的爆款,基本上是帶有互動性質的,我覺得把互動做好會提升信息的傳播質量。”人民視頻副總編輯申寧表示,盡管內容的生產因為新的時代而改變,需要生產出符合這個時代要求的短平快內容,讓人們在任何時間、任何地點、任何屏幕上隨時獲取信息,但需要注意的是,在這個過程中要提防落入互聯網俗氣的一面,要有所為有所不為。

  不同圈層的創新大有不同

  “內容為王的提法并不陌生,但是隨著自媒體的發展,市場上稀缺的并不是單純的內容,而是優質內容。”獵豹全球智庫副院長周婷認為,融媒體時代的優質內容少不了創新。

  對此,孫翔表示,“創新并不是為了創新而創新,而是真實、準確地把故事敘述出來就好了。”而北京市延慶區融媒體中心副主任胡玖梅也認為,用群眾聽得懂的語言寫稿子,更接地氣才更容易被受眾接受。

  談及創新時,環球時報社副總編輯蔣安全表示,要考慮內容如何適應這個平臺,適應這個渠道。中國人有一個詞叫“得體”,就是內容和形式的完美統一,這樣才便于更好地傳播。

  那么,如何讓內容和形式實現完美統一?吳德祖認為,學會網言網語、了解代際之間的傳播關系很重要,因為媒體的話語體系和網民的話語體系是不一樣的。

  對此,視頻節目《司徒建國秀》主持人司徒建國舉例道,“外國人對于中國媒體的印象從來都不是幽默的,也是有偏見的,因此,我們以英式幽默,針對文化沖突設計有意思的橋段,以此拓寬受眾,不僅僅是中國受眾,也有國外受眾,讓國外網民更了解中國。”他表示,歐洲人和美國人其實并不了解中國文化,因此,跟他們講故事和跟我們自己講故事是不一樣的,文化的差異會讓簡單的故事更容易成功,有時深入反而適得其反。

  不難發現,在創新中除了應該關注技術這一核心,也應關注思維方式的轉變。珠海傳媒集團副總編輯薛永康提出,在媒體融合的思路中,不僅僅要強調自身的融合,同時,也要強調借助于外腦,借助于外部力量。

  “我們進行制作方式的創新,為了能夠捕捉到更多細節故事,我們打破了原先只有用戶生產,只有專業人士生產的模式,建立了拍客體系,深入到中國的基層,深入到上百個城市和鄉村,這套體系可以支撐我們闡述中國細節,能夠從細節中獲知中國發展的體驗。”李艷說道。

  論壇期間,中國傳媒大學新媒體研究院院長、中宣部媒體融合專家組成員趙子忠還就媒體融合中傳統媒體、新興媒體,中央媒體、地方媒體,主流媒體、商業平臺,大眾化媒體和專業性媒體的關系進行了闡述。他表示,從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的關系來看,堅持和轉型是兩個關鍵詞;而就中央媒體和地方媒體的關系來說,合作共贏為有效途徑;在主流媒體和商業平臺的關系中,競爭與合作是主線;在大眾化媒體和專業性媒體的關系中,差異化定位、相互補充是未來。

  “因此,要形成多渠道、多類型媒體,這樣的生態結構能夠促進共同發展、相互補充、差異定位,更好建成符合中國國情的現代化新型傳播體系。”趙子忠說。(張博)

責任編輯: 王小玉
賀信
0100901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85867461
湖南快乐十分官网下载